您的位置:环球国际 > whsn01 >

新的COVID-19浪潮可能会使东南亚的东南亚经济体倒退20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5-08 11:30:26
阅读:


COVID-19浪潮中,印度等东南亚经济可能需要“二十年”才能恢复大流行前2021年4月2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为遏制COVID-19感染而实施的封锁之前,人们等待长途巴士返回自己的村庄。印度与南亚和东南亚的近邻有着人口稠密的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其中许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但印度不断加深的冠状病毒危机使印度不堪重负。

中国观察家说,由于经济和医疗体系更加薄弱,新的COVID-19浪潮将给印度近邻已经脆弱的经济带来“致命打击”,并指出邻国可能需要10至20年的时间他们的经济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

印度的COVID-19危机加速了病毒的突变,在印度不可避免的第三波浪潮中,新型冠状病毒的四突变体或更具有高传染性的突变很可能会出现,并且中国观察家说,印度可能在未来六个月内无法控制这种流行病。

印度周五再次刷新全球纪录,在24小时内记录了414,188例新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达到3,915。与印度有着漫长而多孔的边界的尼泊尔正遭受着一种局势的折磨,有人说这种情况与印度的情况一样严重或更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王文彬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已为尼泊尔准备了一批新的医疗用品,并将尽快将其运送出去。

自2016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尼泊尔的尼泊尔海外华人协会副主席陈小双告诉《环球时报》,自4月30日(即该国将2.0版本的锁定版本锁定两周后的第二天)以来,他几乎暂停了所有工作。

陈说,由于边境地区频繁的人员交流,尼泊尔几乎不可能阻止该病毒从印度传播。 陈说,自4月下旬以来,边境沿线的人不需要签证即可过境,越来越多的印度人逃往加德满都。据加德满都邮报报道,在尼泊尔封锁期间,印度公民仍被允许通过南部边境点进入尼泊尔。

据《卫报》报道,加德满都以外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是尼泊尔古吉,它靠近印度边界,成千上万的尼泊尔移民工人从印度返回。

陈说,与此同时,尼泊尔的大部分生活必需品都从印度进口,特别是生活在与印度接壤的尼泊尔人。  据《加德满都邮报》报道,该国已暂停所有抵达加德满都的国际航班,直到5月14日,但它允许每周从德里出发两次航班。

武汉大学病原生物学系副主任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表示,与印度有边界的国家的首要任务是完全关闭边界,防止突变病毒进入这些国家。

周五,尼泊尔陆军人员在加德满都Pashupatinath寺附近将其尸体火化之前,向COVID-19受害者致敬。 尼泊尔的医生警告说,由于每天的冠状病毒病例创下历史新高,将引发重大危机。

自4月底以来,印度已报告了冠状病毒的双突变体和三突变体变体,许多专家认为,新变体助长了印度局势的恶化。但是,这种突变不会止于此。

“这种病毒很可能在印度的第三次COVID-19浪潮中产生四倍或更多的突变,这些突变更易于传播和逃避免疫,从而使目前的疫苗效力越来越低,”杨说。

杨说,积累的突变可能导致病毒重新分类,并最终导致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这种新的冠状病毒与目前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同,尽管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 不幸的是,边境管制是印度许多其他邻国的共同挑战。

在缅甸,随着数月的政治动荡,对第三次COVID-19的关注日益增加。自2月份以来,缅甸已关闭所有机场并暂停航班,但其陆地边界管制并不严格,因为一些缅甸人仍可越过边界到达印度,尽管后来被护送回了印度,  

原因是边界沿线的高山和茂密的森林在缅甸和印度之间,几乎没有印度人越过边界。如果印度人穿过陆地边界,由于缅甸医疗系统不足,后果将难以想象。

印度案件数量激增也给边界封闭的孟加拉国敲响了警钟。一家中国服装公司在孟加拉国的总经理苏伟说,孟加拉国的学生仍可以通过陆路从印度返回。据当地媒体报道,4月30日,约有250名孟加拉国人通过陆路口岸从印度返回。

更糟的是,从印度返回的那些人没有经过严格的检查和隔离。 陈说,到达尼泊尔的旅客在提供当地旅馆预订信息后可以自行离开机场,旅馆没有提供消毒剂或体温检查。陈说,人们要么呆在旅馆里进行自我检疫,要么出去逛街。

星期四,达卡的街道上挤满了人和车辆,看上去似乎没有一座城市处于封锁之下。《环球时报》记者获悉,穿梭巴士非常拥挤,以至于有些年轻人不得不紧紧抓住巴士的后门。  

两名妇女于2020年5月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一家饼干工厂工作。尼泊尔工业家和经济学家表示,恢复尼泊尔持续封锁所扰乱的供应链,对于尼泊尔政府执政以来恢复近四个部门的运营至关重要。周三放宽了对他们的锁定规定。

经济深渊

随着卫生系统和经济的不断弱化,COVID-19病例激增将对印度许多邻国造成更大的打击。 苏说,对于许多挣扎求生的孟加拉国人来说,他们比没有感染要更担心没有钱。

苏说,去年的封锁使数百万当地人陷入贫困。苏的服装厂的当地工人今年坚持在锁定期间工作,他们大多数人的月薪在400元人民币(62美元)至500元人民币之间。

他说,由于冠状病毒的影响,Su的工厂去年收到的订单是前一年的60%,今年的情况可能会更糟。 根据Su的说法,到2020年,孟加拉国8000家服装工厂中的2000家已经关闭。  

孟加拉国是第二大服装生产商,该国严重依赖廉价劳动力,而新一波的感染浪潮将严重打击其行业。  

对于尼泊尔来说,陈说,今年的经济可能遭受“致命打击”,并且将比2020年糟糕,因为锁定2.0意味着对当地旅游业的双重打击,该行业尚未从去年的COVID中恢复-19。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胡志勇告诉印度,对于印度的邻国来说,印度严重依赖劳动力,新一轮的冠状病毒和对劳动密集型工厂的各种限制将极大地影响其经济。全球时报。

胡锦涛说,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都依靠印度来实现经济复苏,并会在印度不断深化的危机中跳入深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四表示,印度最近发生的COVID-19病例激增对该基金对2021年和2022财年印度经济产出的预测构成了下行风险,而印度的发展将对该地区产生溢出效应报告。

胡锦涛说:“如果南亚国家能够在两周内控制持续的狂潮,它们可能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否则,它们的经济可能需要20年才能恢复。”

南亚拥有18.9亿人口,约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南亚占世界8亿贫困人口的35%。 2021年4月15日在印度班加罗尔发生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印度民工及其家人在公共汽车运输预订中心外被看到。

自印度忙于应对危机以来,许多印度邻国一直在寻求外界帮助以控制流行病并改善经济。据《每日星报》报道,由于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供应正在迅速用尽,孟加拉国政府正在为疫苗供应而苦苦挣扎。

报道说,孟加拉国卫生部长扎希德·马利克(Zahid Maleque)说,来自中国的国药疫苗将于5月12日运抵达卡。

缅甸周日接受了500,000剂中国疫苗注射。中国驻缅甸使馆说,中国今年初承诺捐赠的疫苗,是在预防和控制大流行的关键时期移交的,这表明了一个拥有共同未来的社区的兄弟般的友谊和精神。

除疫苗支持外,中国还承诺帮助建立中国-南亚应急物资储备中心和中国-南亚减贫与发展合作中心,与南亚国家交流减贫经验和良好做法,并建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大臣王毅在4月27日

说,南亚论坛将农村电子商务扶贫合作作为今年第三季度的一个新的扶贫平台。胡锦涛说,中国在利用农村扶贫论坛上 有成熟的经验。在COVID-19战斗中位于不同城市的中央医疗储备。

早在2020年1月,中国就从中央医疗储备区向武汉转移了14,000套防护服和110,000对手套。

对于南亚的紧急物资储备,中国和相关国家可以选择几个安全,方便的地点,并通过购买或制造来储存必要的医疗物资,以使印度的氧气短缺不会在该地区蔓延。 。
相关阅读
手机扫一扫,沟通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