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Pacific Online

奥巴马批评共和党接受2020年美国大选的谎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6-08 09:36:55
阅读:


前总统奥巴马在周一播出的一次专访中,他说共和党人已经被“吓到接受”一系列的立场,这些立场“即使在五年前或十年前都是无法辨认和无法接受的”,他在接受美国新闻网(CN)的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的专访中表示,他担心美国的民主状况。

奥巴马,在他最新的回忆录之后的一次采访中,“应许之地”发表于2020年底,他说,他从未想过,在他任期内共和党内部开始兴起的一些“黑暗精灵”会变得如此黑暗,并到达该党的震中。

“我们必须担心,”奥巴马说,“当我们的一个主要政党愿意接受一种即使在5年前或10年前都无法识别和接受的民主思维方式时,我们也不得不担心。”

奥巴马说,最明显的例子是,1月6日的暴动,以及现在“选举出来的国会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在错误地说选举有问题”的情况下发生的吗?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动发生在同一天,147名共和党议员投票否决了乔·拜登在关键州的选举胜利。2020年总统大选被偷的谎言是前总统特朗普亲自推动的,此后他为共和党对选举的毫无根据的审计而欢呼。

当库珀问及共和党领导人在暴动后短暂反对特朗普时,奥巴马说,“然后噗一声,突然大家都站起来了。”奥巴马说:“现在,这是因为基地相信了,基地也相信了,因为这不仅是总统告诉他们的,而且是他们观察的媒体告诉他们的。”。他后来补充道:“我的希望是潮流会转向。但这确实要求我们每个人都明白,这场民主试验并不是自动执行的。它不是自动发生的。”

前总统奥巴马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安德森库珀交谈

奥巴马在他的回忆录中详细描述了他在2008年的历史性选举中是如何引发了一波激烈的、分裂性的动荡,从而助长了共和党的阻挠,并最终将该党转变成了目前的重头戏。奥巴马在书中认为,特朗普概括了这一点,因为“数百万美国人在白宫被一个黑人吓坏了,他承诺给他们一种解决种族焦虑的长生不老药。”

但奥巴马在回忆录中也把眼光放在特朗普之外,指出这一共和主义品牌的真正崛起始于2008年奥巴马的对手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选中当时的阿拉斯加州长莎拉·佩林(Sarah Palin)为竞选伙伴。”奥巴马在书中指出,通过佩林,似乎长期潜伏在现代共和党边缘的黑暗幽灵。。。找到了通往舞台中央的路。”

奥巴马在接受美国新闻网(CN)采访时称赞了一些共和党人,尤其是佐治亚州国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保护了总统大选,前总统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说,他“非常勇敢”,尽管他“为此遭到了恶意攻击”。拉芬斯佩格在为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辩护后成为共和党愤怒的目标,把国家交给了拜登。特朗普已经支持拉芬斯佩格的主要挑战者众议员希奇(Jody Hice)。

但是,当被问及造成美国内部严重分歧的根源时,一些这位前总统最尖锐的评论出现了。奥巴马将这种分歧部分归因于信息来源和种族问题。“我们占据不同的世界。奥巴马说,这让我们很难听到对方的声音,看到对方的声音,”奥巴马说,这是由于媒体和政治的国有化。

“我们有更多的经济分层和隔离。奥巴马说:“你把这一点与种族分层和媒体孤岛相结合,这样你就不会只有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来传递新闻,而是有1000个不同的场所。”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感觉到我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奥巴马说,解决办法是举行更多的面对面会议,让人们听到彼此的挣扎和故事。他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为人们创造这样的场所、集会场所。”因为现在,我们没有他们,我们看到了后果。”

2021年的种族与分裂

奥巴马认为,其中一些分歧的核心是种族问题——这条贯穿始终的界线决定了奥巴马在政治上的崛起和他当选为第一位黑人总统。这位前总统在接受采访时说,对大多数人来说仍然很难。。。美国白人认识到你可以为这个国家、它的传统、历史和我们的祖先感到骄傲,但是,这件可怕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奥巴马说:“继续留恋。”而事实是,当我试图讲述这个故事时,我的政治对手往往不仅故意屏蔽这个故事,还试图利用它谋取政治利益。”正如他在回忆录中所做的那样,奥巴马指出,他决定批评哈佛大学教授亨利·路易斯·盖茨2009年被捕,当时他正试图进入自己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家中。

奥巴马在2009年说,奥巴马对这次逮捕的评论引发了一场风暴,据这位前总统所说,他在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大幅下降,“剑桥警方在有证据证明某人在自己家里的情况下,采取了愚蠢的行动来逮捕某人。”。

“这让人感觉到这些东西在多大程度上仍然。。。他们在我们内心深处。奥巴马在采访中说:“而且,你知道,有时会失去知觉。”我还认为,有一些右翼媒体机构,例如,他们将货币化,并利用这些渠道煽动白人的恐惧和怨恨,而白人正见证着美国的变革。”

奥巴马在采访中开玩笑说,他“头发有点灰白”,无法重新参与社区组织工作,而他的女儿萨莎和玛丽亚则在乔治·弗洛伊德于2020年在明尼阿波利斯遇害后,参加了有关黑人生命问题的抗议活动,这让他们的父亲“非常乐观”.

奥巴马在采访中笑着说:“我的女儿们比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时聪明得多,更老练,更有天赋。”当人们谈论。。。我如何看待我的遗产,你知道,其中一部分是在我担任总统的八年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们。他们对国家能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有一系列基本的假设,我认为这些假设仍在坚持。他们仍然相信。他们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奥巴马反思“成为男人”计划 18:08奥巴马在接受美国新闻网(CN)采访时,主要集中在他参与一个所谓的“BAM”圈子——或“成为一个男人——圈子”上。

这项旨在指导和支持男孩和年轻人的计划于2001年在芝加哥启动,但奥巴马在2013年首次加入其中一个圈子,此后一直是该计划的一部分。2014年,奥巴马推出“我哥哥的守护者”计划时,该计划是一个重要参考,因为他致力于扭转有色人种年轻人更容易辍学、触犯法律或失业的趋势。

在采访中,奥巴马还反思了自己不太可能的总统之路,认为他早年的奋斗与他在芝加哥指导的年轻人“相似”。

奥巴马在回忆录中写道,在他成长过程中,他是一个“不间断的,专注的聚会者”,他和他的朋友们在上学的时候“除了体育、女孩、音乐和健身计划外,没有讨论太多的事情”。奥巴马在2014年的一次活动中对学生们说,他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做出错误的选择”。

“我必须小心,不要夸大。他在接受美国新闻网(CN)采访时对库珀说:“你知道,我不是到处乱跑,打孩子,放火但我明白家里没有父亲意味着什么。我明白在一个你是局外人的环境中意味着什么。”

他补充道,“暴力和毒品以及他们每天处理的一些问题都是不同的。但我所犯的错误,我所经历的挣扎,都是相似的。”据说,通过这项计划,这位前总统每年将与140所学校的8000名青年合作,与芝加哥的年轻人进行集体对话。在这段时间里,奥巴马试图传达的是,尽管他后来成为了美国总统,但他仍在与这些年轻人每天处理的许多事情作斗争。

奥巴马说:“我第一次和这些人坐下来,那时候我最重要的交流是,我是美国总统,在很多方面,(你)比我早,比我在你这个年纪时的水平高。”我只是有你们没有的优势。我可能会犯错误,然后站起来。”这个建议既广泛又实用。在会议期间,一位与会者指出,他从未学会如何在晚餐时系领带或叉子的区别。

奥巴马对此开玩笑说:“在我入主白宫之前,我才知道这一点。”。奥巴马在回忆录中写道,直到上大学——先是在加利福尼亚的西方学院,后来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他才开始培养起学术好奇心。他指出,在纽约生活的三年里,他“过着和尚般的生活——读书、写作、写日记,很少去参加大学聚会,甚至不吃热饭。”

在回忆录中,他写道,他在自己的头脑中迷失了成功与失败,这已成为他与学生们在《成为一个男人》工作中的中心问题。“这些孩子同样有天赋。他们也一样聪明。奥巴马在接受库珀采访时说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在这个社会中,成功与失败的界限往往不是由任何人的内在优点决定的。”

他补充道,“这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个人责任。。。但这也意味着,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将继续让他们失望。”
相关阅读
手机扫一扫,沟通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