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取款难储户被赋红码 郑州官方回应

  6月13日,网络流传的信息显示,前往郑州沟通村镇银行“取款难”的储户被赋“红码”。多位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储户称,在扫码填报个人信息后,其场所码或豫康码显示为“红码”,“赋码原因”为,“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医学隔离观察的入境人员”等;但同行赴郑州的非储户人员健康码则未受影响。此外,还有多位未前往郑州的储户在填报信息后被赋为“红码”。

  针对储户所疑问的“红码”情况,郑州市12345热线13日晚回应南都记者称:目前没有接到“外地来郑州一律赴红码”通知,如果被赋“红码”,建议先联系信息排查专班了解赋码原因。目前低风险地区来郑州只需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出示行程码和健康码。

  对于健康码的应用场景,业界早已多有讨论。有学者指出,各健康码运营机构应完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保障用户知情权,合乎伦理、合乎法律地使用数据,避免数据滥用。

  储户微信群内流传的郑州场所码照片

  储户到访郑州登记后被赋“红码”

  还有几小时就到郑州了。张生找出其他储户此前拍照发到群里的“郑州车站西南出口到访登记”二维码,按照防疫要求报备个人和行程信息。6月12日下午,他从山东烟台乘火车前往郑州,此行是为了向河南有关部门沟通当地多家村镇银行无法取款的情况。

  刚填报完信息点击提交,张生的手机重复响起“红码人员,请配合隔离管控”的声音。页面下方的“赋码原因”显示,“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医学隔离观察的入境人员”。突然而来的“红码”让张生感到担忧,烟台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本土病例了,他也有半个多月没有离开烟台了。

  张生所在的几个储户微信群里,陆续也有人发现自己变成了“红码”。储户们分布在全国多个省份,此前他们曾约定:6月13日到郑州找有关部门沟通取款难问题。突然的变故令人措手不及,有人担心,储户们被针对性赋为“红码”。

  郑州市12345热线在6月13日晚回应南都记者称:目前没有接到“外地来郑州一律赴红码”通知,如果被赋红码,建议先联系信息排查专班了解赋码原因。目前低风险地区来郑州只需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出示行程码和健康码。

  不过,多位赴郑州储户均向南都记者出示相关截屏和视频称,自己曾经在扫码登记后变为“红码”。

  一位浙江的储户表示,自己在郑州站出站口处扫码登记后,手机随即显示“红码”。一位12日下午从成都乘飞机抵达郑州新郑机场的储户表示,他在机场扫码后显示为“红码”,赋码原因与张生相同,即他为“入境人员”。此后他被转运至安置场所,其“场所码”仍为红色,但豫康码为绿色。

  6月13日清晨五六点抵达郑州站的储户小琴回忆,起初她的豫康码一直保持“绿码”状态。不过到了上午10点左右,小琴接到了一通来自郑州派出所的电话确认她抵达当地后,她的豫康码由绿转红,因此无法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或入住酒店民宿。为解除“红码”状态,小琴一路步行至当地医院要求核酸检测,医院方面则将小琴的上情况上报至当地防疫办。根据当地防疫办反馈,小琴可以选择在医院隔离14天或购买车票点对点返回家乡。最终,小琴签署了一份承诺书离开。由于无法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或进入公共场所,在街头游荡了几个小时的小琴拨打了派出所电话,请求将自己送至储户安置地。

  尚未前往郑州的储户被“远程赋红码”

  另有多位没有前往郑州的储户,也表示自己的豫康码或场所码变为“红码”。

  一位家住北京的储户说,几日前有人将郑州站摆放的到访登记二维码拍照发到了微信群里,他在出发去郑州前扫码登记了防疫信息,随后显示为“红码”,赋码原因也为“入境人员”。他因此取消了行程,但他的北京健康宝一直为“绿码”,行程卡上也仅显示北京。


22.jpg


  一位家住北京的储户的行程卡、豫康码及北京健康宝截图

  6月12日晚间,人在广州的储户老鹏发现自己的粤康码突然变红,原因为“外省健康码红码人员”。随后,老鹏追溯到河南省给自己推送了“高风险”的健康状态,因而自己的粤康码和豫康码都是“红码”。为此,他拨打了两地防疫办电话获悉,若要解除健康码“红码”,需向河南方面申报转码。根据豫康码的转码要求,老鹏需要提交相关个人身份信息、72小时内两次核酸阴性证明、个人承诺书以及社区的转码证明。目前,老鹏已经完成了一次核酸检测,还需等待间隔24小时后的第二次核酸检测,在此之前他在广州“寸步难行”。

  家住北京的小危健康码也出现了与上文相似的异常状态。小危和妻子同为储户,两人的豫康码和河北健康码自6月12日被赋红码。豫康码页面上的赋码原因为“入境人员”,而河北健康码的状态与豫康码相关联,不过二人的北京健康宝均显示正常。6月13日下午,小危妻子的健康码已经转绿,但他的豫康码一直保持“红码”状态。

  根据小危和老鹏回忆,曾有人在储户群里发过一张郑州车站的健康申报码,出于试一试的心态,他们都扫过这张二维码。多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储户都有类似的经历。另值得注意的是,郑州市12345热线回应南都记者称,“入境就是从国外回来的”,但多位储户都表示自己未曾出国。

  赴郑州同行的非储户为“绿码”

  值得的一提的是,多位与储户同行的非储户人员并未被赋红码。

  前述乘飞机抵达郑州的储户表示,自己虽变为“红码”,但与其同行的一位非储户人士则一直为“绿码”,该储户已被转运到了安置点,同行人士尚可自由活动。储户老于一行5人在6月12日下午抵达郑州,他们早上从家乡驱车出发,下午5点准备入住酒店之际,老于发现自己的场所码变红了,此次出行5人中只有小成不是储户,也只有他的场所码颜色没有转红,其他4位储户纷纷“中招”。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河南本地人群中。家住开封的储户陆女士称,其在6月10日和同事前往郑州出差,抵达郑州时曾扫场所码登记,11日下午,她发现自己的场所码和豫康码均变为“红码”,但几位同事仍为“绿码”。场所码页面显示,赋码原因为“其他本地区防疫信息重点红码人员”,她联系防控办了解到,该“红码”为郑州所赋,目前她正在申诉改码中。

  郑州12320卫生健康热线:不太清楚是哪个部门进行的赋码

  郑州方面或已了解到多人被意外赋“红码”的情况。南都记者获取的一份录音显示,一位储户反复询问工作人员自己为“红码”次日能否离开郑州,工作人员称,“应该没啥问题,你们不用管。”储户接着询问,上车以后能否变为绿码?“应该是没啥问题,我接到的通知应该是没啥问题。”工作人员说,“你看今天走了这么多都没啥问题。”

  此外,郑州市12320卫生健康热线在6月14日上午回应一位储户的转码请求时称,“像您这个村镇银行的问题,我们这边已经接到了很多市民的电话,我们这边是没办法解决的,我们不太清楚是哪个部门进行的赋码,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到国务院平台投诉。”

  据了解,目前,前往郑州沟通的储户被分别安置在多处居住。有人尚为“红码”,也有人在未做核酸检测的情况下已变为“绿码”。被安置在某处的小叶告诉南都记者,他所在之处有工作人员表示,只要离开返乡,豫康码就能恢复正常。截至发稿时,有离开郑州的储户已变为“绿码”,但也有人返乡后仍为“红码”。

  使用健康码数据应“合乎伦理、合乎法律”,避免扩权

  针对储户所疑问的“红码”情况,南都记者在13日下午四点半至七点多次致电河南省疫情防控办及信息排查转班电话,均未有接听。

  对于健康码的正当应用场景,业界早已多有讨论。

  早在2020年4月,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司长罗俊杰就曾公开谈到:疫情发生以来,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电信企业以及科技企业充分利用数据资源,紧急建立了疫情大数据的分析模型,聚焦重点区域、重点时间节点来分析预测确诊、疑似患者以及密切接触人员等重点人群的流动情况。监管部门,在数据分析使用的过程中,要严格落实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的有关措施,切实加强监管,防范数据的泄露、数据的滥用等违规行为。

  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雷瑞鹏教授也曾指出,在执行知情同意和保护隐私方面,各健康码运营机构应完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保障用户知情权,合乎伦理、合乎法律地使用数据,避免数据滥用,侵犯隐私。疫情结束后,应建立数据删除机制;确需继续使用有关数据的(例如有利于今后的疫情预防和控制),应当明确数据使用的目的,取得用户的知情同意,并将数据匿名化。

  资料图

  在一篇2020年公开发表的论文中,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和互联网实验室高级分析师严峰曾指出,虽然政府作为背书方推动健康码落地,但作为运营方,企业的责任和权力边界在哪里,用户并不知晓。因此,亟需制定健康码数据全体系的专业标准,把过度扩展的权力及时关进笼子里。“我们需要确保正在浮现的智能传播能够拥有自己的‘健康码’,确保其未来的健康顺利发展,不能让健康码的滥用威胁整个社会的健康,尤其威胁未来数字社会的健康发展。”

  有关村镇银行取款难问题,据此前新华社5月18日报道,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近日,银保监会与人民银行持续关注河南4家村镇银行线上服务渠道关闭问题。4家村镇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目前4家村镇银行营业网点存取款业务正常开展,凡依法合规办理的业务均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所有接受采访的储户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这群河南储户为何被强行变码

  同样的一个场所码,自己扫了之后,健康码变成了红色,而家人扫了之后,健康码却是绿色,这样诡异的事情,就发生在邓先生身上。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发现,类似事件,并非个例。

  王云则称,自己刚到河南,就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成了红色,随后,便被当地要求隔离了,而她的48小时核酸检测结果,仍然显示阴性。

  这些居民有着共同的身份,即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据介绍,他们原本准备在6月13日从各地赶到郑州。

  此前,由于河南多家村镇银行无法正常取款,一些储户非常焦虑,便通过多种途经反映自己的遭遇。

  邓先生说,自己是石家庄人,近14天一直待在石家庄的家中,并未到过河南。

  6月11日晚,邓先生在他们自发组建的村镇银行储户沟通群中看到,一些储户因为扫了一个显示地址为“郑州车站西南出口”的场所码,结果健康码突然变红,自己还颇为惊奇,几乎不敢相信,随后,好奇的邓先生也扫了这个场所码,结果发现,自己的健康码也变红了,但他拿出家人的手机扫描这个场所码后,却发现家人的健康码仍为绿色,并未变红。

  “同在一所房子,行程码也一模一样,结果,健康码却一个是红色,一个是绿色。”邓先生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本该用于疫情防控的健康码,怎么会变得这么随意和“精准”?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健康码是以真实数据为基础形成的个人二维码,其中健康码分别有三种颜色,分别是绿码、黄码和红码,其中红码是指核酸检测阳性人员、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次密切接触者以及近14天内有国内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人员。

  邓先生发现,自己被赋红码的原因,是“通过数据库查询,您有一个出行提示:河南省将您的健康风险等级定位高,健康报告日期为2022-6-11。”

  可是,近14天自己并没到过河南啊。邓先生赶紧查询河南省的赋码规则,其中,根据河南省2021年8月发布的健康码赋码规则,确诊病例、密接隔离、特殊工作人员、境外入境以及高风险地区来人等可以赋予红码。

  邓先生仔细对照后发现,自己并不符合其中的赋码规则。

  很快,更多群友都将自己被赋红码的截图发到了上述微信群,有在北京被赋红码的,也有在山东聊城被赋红码的。

  突然被赋红码,给邓先生带去了意想不到的麻烦,他说,自己想去超市购物,却被告知,不得进入,他想去公园,也被拒绝,他想去理发,同样也被拒绝。

  邓先生与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联系,希望尽快消除红码,却被告知,红码由河南省赋予,他们无权消除,他又赶紧跟河南联系,对方表示,会把他这种情况上报。

  截至6月14日上午,邓先生的健康码仍为红色。

  从外地赶往河南的王云则称,自己从户籍地出发,前往河南之前,专门去做了核酸,48小时核酸结果显示为阴性,也专门查看了健康码,显示为绿码,这才决定出发,等到了郑州,还没出站,一扫场所码,结果却是红码,当地要求她直接返回,否则就按照等地疫情防控政策,将她强制带走隔离14天。

  6月14日上午,在储户们自发组建的村镇银行储户沟通群中,先后有来自北京、成都、石家庄、苏州、湖南娄底、山东聊城等全国多地的数百名居民向第一财经反映称,自己也遭遇了与邓先生、王云等人类似的诡异事件。

  不过,邓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自己的健康码虽然已经是红色,但石家庄却并未将他强制隔离或其他隔离措施。

  本该用于疫情防控的健康码,为何会针对性对于邓先生、王云等人出现红码,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文中王云为化名)

  女子80万存3家村镇银行29天无法提现,银行:系统维护

  河南白女士在4月19日取钱时,发现银行提示系统维护无法取款。白女士表示,她将父母和自己的80余万积蓄,陆续存入了河南的3家村镇银行,而从4月18日起,就一直无法办理存取款业务,到5月16日是她无法取款的第29天。4月25日,有储户在许昌市人民政府网站留言反映,许昌市人民政府回复称为有效阻断不法分子诈骗行为,正在升级优化系统。针对河南3家村镇银行不能提现的问题,央行回复称人民银行高度关注此事,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开展调查,也将配合有关部门,依法尽责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nedu.cn/toutiao/1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