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ngelina  WEB-INF/web.xml  /usr/bin/id;  芭提雅  as  www.ymwears.cn  xxx  test

当一名日本7-11店主拒绝“全年无休”实际情况呢?



日本东大阪市——饭团卖光了。瓶装果汁也是如此,松本实敏为了尽早出售打了折。他的商店的大部分货架都空了,但他保留了一些香烟和酒,希望他能在与7-11便利连锁的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中胜出。在松本决定于元旦关店一天后,拥有7-11连锁店的Seven & I控股公司于上周终止了他的专营权,并已停止为他供货。这是松本与这家日本最知名公司之一的最新一场斗争,起因是日本便利店行业严苛的工作条件,商店按照要求必须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全年365天无休营业。

松本的店还开着,但只是勉强维持。自助收银机的屏幕上闪烁着“未启用”。他的两名全职员工已准备好在他关店后马上跳槽到新工作,而他的7名兼职员工已经不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打算尽其所能坚持营业。“我要把店开下去,为了我和全国其他的店主,”57岁的松本说。他说,他计划在当地法院继续他的斗争。7-11已经停止向松本在大阪的商店供货。

Seven & I发言人清水克彦(Katsuhiko Shimizu,音)表示,公司上周二终止了松本的合同。他否认合同的终止与松本关店一天的计划有关,并表示原因是该店收到众多顾客投诉,以及松本在社交媒体上对公司的贬低言论。松本与7-11的斗争使他在日本名声大噪,长期以来,这个国家一直饱受一种繁重的、有时甚至致命的工作文化的困扰。

政府数据显示,2018年有246起与住院或死亡有关的索赔被归咎于过度工作。官方表示,零售业是最大的来源之一。另有568名员工因与工作相关的劳累而自杀。这种现象在日本非常普遍,以至于人们为它创造了一个术语“过劳死”(karoshi)。随着日本人口的老龄化和萎缩,过度工作已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该国的经济增长多年来一直疲软,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员工退休,接替他们的年轻员工越来越少,劳动力市场已经相当紧张。尽管日本正在重新考虑其严格的移民法律,但这些规则仍使人们难以移居日本以填补这种人力紧缺。

这些压力在便利店行业中尤为明显。近年来,日本的连锁店已极速扩展,为了市场份额展开你死我活的竞争。连锁企业的支出微乎其微,但扩张却给加盟商造成了损失,他们经营着日本5.5万多家便利店的绝大部分。由于找不到可靠的员工,许多店主越来越多地要自己坐班。客人来到店里在他剩余的存货中购买东西。在松本决定于元旦关店一天后,拥有该7-11连锁店的公司终止了和他的合同。

“在目前的形势下,公司可以两者兼得,”东京武藏大学教授、该行业劳动问题专家土屋直树(Naoki Tsuchiya)说。他称松本为全国上下的便利店讨论中的“重要人物”。“他们不必冒险,但店主必须承担风险。”松本最先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在一年前。他很难招到店员,自己一天都无法休息,在这样的压力下,他决定在午夜之前关店。当7-11威胁要让他停业时,他联系了当地记者。

“在过去的七年中,我和妻子只有三次短途旅游,”他在周末说。“即使在那时,我也得全神贯注于商店运营,担心兼职员工突然不来了。泡温泉时还必须得拿着手机。”上个月,当松本宣布他打算在日本最重要的节日元旦关门时,这场冲突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几天后,7-11威胁要关闭他的店。

松本于1月2日重新开门,此时公司的威胁似乎已经付诸行动了。它那庞大而高效的物流系统已停止运送新货。收银台的终端机仍然在线,但似乎并没有连入公司那个管理着日本近40%的便利店的系统。松本说他仍然有生意可做。支持他的客人来到店里,在他剩余的存货中购买东西,其中包括零食、方便面、文具、清洁剂和化妆品。

其中一位是45岁的电器批发商中山弘(Hiroshi Nakayama,音),他长期关注松本与7-11的斗争,并在看完儿子的足球赛后去商店看看。他说,整件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肯定还有其他方案解决与公司的不良关系,”中山说。在松本独自运作并关店后,中山在周六出现。“他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双方都有错。”松本说,另一位来自京都的店主到访表示支持,但他拒绝透露姓名。“我的输赢无所谓,”松本说。“我只想公开我的全部情况。”

尽管松本与公司的矛盾棘手,他仍希望通过法律斗争来恢复他的特许经营权。他说,7-11表示愿意买下剩余的库存——店主负责以批发价从公司购买他们自己的货品——但他拒绝了。他希望日本的便利店行业能有所改变。“如果我胜诉,我希望更多的人会跟进,发出他们的声音,”他说。“如果我输了,很多人会很沮丧,更加害怕7-11。”他说,这就是为什么他打算战斗到最后一刻。“我的输赢无所谓,”松本说。“我只想公开我的全部情况。我相信会得到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