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国际 > 环球国际 >

巴西信任中国制造的疫苗;希望加强中巴关系不受美国政治影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4-28 11:49:22
阅读:

   
过去一年中,COVID-19大流行通过COVID-19疫苗合作和激增的贸易往来使中国和巴西之间的交流更加频繁。《环球时报》记者胡玉伟和白云宜(GT)最近采访了巴西驻华大使保罗·埃斯蒂瓦尔莱·德·梅斯基塔(Paulo Estivallet de Mesquita),以回顾他们共同对抗冠状病毒的重要时刻。

他解释了他们选择一家中国公司作为疫苗研发合作伙伴的见解,并明确希望有更多的剂量供应和技术支持。他向中国消费者保证了巴西出口的肉的安全性,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巴西的肉受到严格的卫生措施保护。大使期望在大流行之后加强双边关系,并强调巴西不会在中美之间采取任何立场。

在疫苗合作中互惠互利

GT:巴西是在中国与巴西 协力进行的大规模第三阶段试验之后,批准使用由Sinovac提供的中国灭活疫苗的最早国家之一。两国之间的疫苗合作给您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吗?

Estivallet:巴西和中国之间的疫苗合作一直是抵御COVID-19危机的最突出特征之一。迄今为止,巴西的疫苗接种运动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疫苗接种运动,在此之前主要依靠的是中国疫苗。因此,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能够在获得更多剂量方面加强这种合作,并加强我们各机构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在巴西拥有完善的卫生机构。他们已经与中国建立了传统的关系,但是在COVID-19疫苗方面,它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GT:巴西是否有兴趣在中国的支持下成为邻国的“疫苗中心”?

Estivallet:我们期望到今年年底,我们将有足够的疫苗通过国内生产和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进口为整个巴西人口接种疫苗。

通过与中国的合作,我们得以启动了巴西的疫苗接种计划。

目前,我们没有COVID-19疫苗的出口能力。但是,需求量很大。我们正在努力发展制造能力,不仅为我们的国家提供产品,而且还为需要疫苗以应对这一危机的其他国家提供支持。

GT:由中国Sinovac和巴西国有Butantan研究所共同开发的疫苗的后期临床试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您认为我们如何从这种非凡的合作中相互学习?

Estivallet:至少从20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巴西就有悠久的疫苗接种和疫苗开发历史,因此我们在疫苗开发的临床试验中拥有丰富的经验。但是,在冠状病毒方面,我们的流行病少于亚洲,因此与中国的合作非常重要。我们认为这种合作是双方相互学习的东西。

用于研究COVID-19疫苗的资源投入非常大,现在有一些新技术也可能在将来用于开发针对其他疾病的疫苗,包括在热带地区更为流行的疫苗。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从中国发生的技术发展中汲取经验,并在将来共同开发新疫苗。

无论如何,我们对与中国的科学合作感到非常满意,并决心在未来增加这一合作。一名男子在巴西巴西利亚接受了中国生产的COVID-19疫苗。

GT:尽管许多巴西人已经显示出对中国制造疫苗的信任,但一些媒体仍对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提出质疑。是让您担心的事情吗?

Estivallet:在许多国家,包括发达国家,都有反疫苗运动。人们对不仅是中国的许多疫苗都存有疑虑。我认为那是自然的。卫生当局的职责就是说服人们使用疫苗。

目前,我们的问题是缺乏疫苗,而不是担心疫苗。一旦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产量增加并且供应有望超过需求,我们可能就必须说服某些人使用这种疫苗。但是,总的来说,我对巴西对包括中国疫苗在内的疫苗的态度非常乐观。

GT:为什么您选择与中国合作,从一开始就与其他合作伙伴一起使用灭活技术来开发疫苗?

Estivallet:也许是因为灭活的病毒技术是众所周知的,并且人们期望它更可能成功。除此之外,传统疫苗可能更容易为人们所接受。但是,我们也在仔细研究新技术,尤其是现在一些新疫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据报道,一些开发其他类型COVID-19疫苗的中国公司也计划在巴西开展临床试验。大使馆已准备好帮助他们与潜在的巴西合作伙伴进行联系。在巴西,我们通常更愿意与愿意转让或共同开发技术的制药公司合作。

关于mRNA技术,我看到了巨大的潜力。我们非常有兴趣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合作伙伴一起开发这项技术。

GT:一些政治家和媒体批评中国试图通过使用疫苗来增强其全球实力而在全球进行“疫苗外交”。您如何回应此类要求?

Estivallet:我不确切知道疫苗外交的含义。我们更喜欢将其称为健康外交,我们对与中国的健康外交感到非常满意。两国之间有相互帮助的关系。我们正在加强健康方面的合作。我们正在两国的公司与健康研究中心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过去一年中,我们与中国在健康问题上的合作令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去年,中国在巴西保健产品市场上的份额大幅增加。现在,这为我们建立双边关系增添了又一​​块又一块砖。

由中国实验室Sinovac开发的用于生产COVID-19疫苗的装有活性药物成分(IFA)的容器,于4月19日在巴西圣保罗的瓜鲁柳斯国际机场的一架货机上卸下来。
由中国实验室Sinovac开发的用于生产COVID-19疫苗的装有活性药物成分(IFA)的容器,于4月19日在巴西圣保罗的瓜鲁柳斯国际机场的一架货机上卸下来。

可靠的肉类供应合作伙伴

GT:巴西对中国的大豆出口是否受到COVID-19大流行和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Estivallet:贸易战暂时影响了对中国征收附加税的某些产品。大豆就是其中之一。自2017年以来,我们对中国的大豆出口量出现了异常增长,部分原因是这些异常情况。

尽管我们认为这种紧张关系对我们没有好处,但巴西有能力以对中国有益的方式增加其供应。中国之所以能够减少从美国的进口,是因为存在其他供应商,其中最大的是巴西。

我们希望恢复多边贸易规则的普遍性。我们对中美之间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的一些内容感到担忧,这取决于该协定的执行方式。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特别关注,但是为了避免对巴西出口产品的歧视,我们密切注意这一点。

GT:您是否曾与您的美国伙伴谈过您的担忧?

Estivallet:是的,我们有。这是我们通常与国际贸易发展有关的对话。巴西一直是多边主义的非常有力的支持者,我们认为WTO为正常运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上每个人都可以受益,贸易可以在稳定和可预测的条件下进行。我们有时还向中国当局表达了我们的期望,即我们的产品不会在中国市场受到歧视。

我们都希望能迅速解决当前的紧张局势。我认为双方都有自己的行为方式有自己的理由,但巴西认为,贸易争端应按照多边规则和程序解决,这对他们以及国际社会都是有利的。

4月6日,在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萨尔托·德·杰奎伊(Salto do Jacui)的田间,一名工人用卡车将散播的大豆撒散。

GT:巴西是中国肉类产品的主要供应国,但是巴西的暴发使一些中国消费者担心肉类行业受感染的工人可能对出口的肉类构成威胁。巴西当局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加强对肉类出口和其他农产品的安全检查?

Estivallet:向中国出口的巴西植物品质最高。我们一直遵守中国当局要求的最高,最严格的标准。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我们还采取了许多卫生措施,以防止任何危险,无论这种危险有多么不可能。

这些公司正在采取严格的措施,例如定期对所有员工进行测试,确保工作区域内的社会距离,使用防护设备以及对表面进行持续消毒,以不仅防止员工之间的传染,而且还防止那些怀疑受到感染的人。进入生产设施。为了控制工厂内的大流行,已经进行了巨额投资,以确保进入中国的产品具有最高的质量。

在某些情况下,从世界各地运到中国的产品包装上都发现了遗传物质的痕迹。但重要的是要强调一点,到目前为止,尚无研究报道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的单个病例。即使发现了病毒痕迹,根据科学研究,它们也不会给消费者带来任何风险。无论如何,我很高兴地通知您,即使在中国海关当局对所有进口肉类进行严格测试的情况下,最近几个月巴西产品中也没有发现任何遗传物质。因此,中国消费者可以对巴西的供应非常有信心。

去年,巴西在中国进口市场上的份额显着增加,不仅是牛肉和家禽(多年来巴西一直是中国的最大供应商),猪肉也是如此。我认为这也对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因为巴西增加向中国的优质食品供应的能力有助于将价格控制在此水平。中国知道,巴西在遭受供应冲击时是可靠的伙伴。

我很高兴提及的另一个区别是,巴西牛大多是草饲的,这使得牛肉比从其他产地获得的牛肉更鲜美,更健康。大流行后时代的中巴关系牢固GT:您认为大流行后时代的中巴关系将如何发展?

Estivallet:长期以来,我们的关系一直在不断发展。即使发生了大流行,去年我们的贸易也有所增加。相对较新的领域(去年遭受了损失)是投资量的增长。但是我们相信,在大流行之后,这种情况将再次发生。

我们还希望发展双边合作中还没有贸易和投资那么强大的其他领域。我们非常热衷于中方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我们希望,一旦大流行结束,我们将能够使常住学生回到中国,反之亦然。我们也希望发展两国之间的旅游业。

2020年2月,人们在巴西圣保罗的一场以中国为主题的狂欢节上表演。GT:您认为中国和巴西之间的双边关系会受到美国新领导人的影响吗?

Estivallet:我认为巴西和中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基本上是由两国决定的。它基于两国的利益,两国正在建立牢固的友谊,这种友谊将在未来几年中继续发展。当然,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与其他国家合作,因为国际体系依赖于每个人,但是我们的双边关系掌握在我们手中。

巴西认为我们不必选择一方。我们希望与两国建立最好的关系。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

GT:巴西现在仍处于COVID-19激增的状态。您希望中国在抗击该病毒方面还有哪些支持或合作?

Estivallet:在最高水平上最紧迫的需求是我们需要加快在巴西推出疫苗的速度。我们已经从中国采购了许多疫苗。但是我们希望更快地获得更多疫苗。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对中国当局愿意与我们合作感到满意。对话非常富有成效,双方对彼此的需求和优先事项有了很好的理解。

从中期来看,我们希望进一步加强我们的卫生机构与公司之间的关系,以便为疫苗生产寻求互利的安排。我们也希望继续在科学水平上就交换COVID-19治疗的最佳实践和进行试验方面进行合作,以便使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更有效地摆脱这种大流行。
相关阅读
手机扫一扫,沟通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