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招租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内新闻 >

中缅边境:大批中国非法移民缅甸回国“自首” 因疫情滞留边境

2021-07-22 01:00国内新闻 人已围观



在中国西南边境省份云南,来自缅甸北部中国籍入境者人数近日出现激增。据报道,他们大部分是在缅北从事电信诈骗或赌博的非法中国移民,希望回国“自首”,以免受到当局处罚。

但是,随着缅甸新冠疫情自6月以来迅速恶化,很多与缅北接壤的中国口岸限制了每日入境人数,这让很多人需要在关口等待数周。

“回国大军”突然出现的原因是自今年2月以来,中国多地陆续发布的劝返在缅北从事不法活动的中国人的政策, 不听规劝者面临的处罚包括注销户籍。

缅甸掸邦(Shan State)北部的茂密丛林中存在着多个不受内比都控制的政权和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中国官方媒体曾表示,这里已成为中国电信诈骗团伙的主要栖身之地,“从业者”超过十万人。

等待入境

中国官方的“云南共青团”在上周五(7月9日)发文称,云南省与缅北边境相邻的姐告、猴桥、南伞、打洛等口岸每天排起长龙,挤满等待回国的人。

相关报道称,由于大量诈骗人员从缅甸回中国自首,导致边境小城瑞丽疫情防控工作难以负荷。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们都是24小时连轴转,“就单单现在从缅甸回来自首的人员,每天就有将近100多人”。

工作人员说,瑞丽市疾控中心有60多人,再加上聘用的40来个合约工,人手还是吃紧。

网络画面显示很多在缅北的中国人排队等候回国。后方的标志牌写有“限量接收报名回国”字样。

一名在缅北勐拉(Mongla)等待前往云南打洛口岸的中国人对BBC说,当地像他一样排队回国的人有成千上万,但每天只有150到180人左右通关名额,因此要等待很久才能过关。勐拉位于掸邦北部,与云南西双版纳地区为邻。

“我们就是报了名之后等叫号,现在叫到一万五左右了,但我是一万八,所以最快也要等大半个月才能回,”他说道。

这名来自中国湖南的34岁男子称,他于2018年初在朋友的介绍下偷渡前往缅北“打工”,现在由于担忧被注销户籍,加之疫情后由于边境管控一直没有办法回家,因此选择回国“自首”, 但他声称自己在缅北没有从事过诈骗或赌博等非法活动。

“没户籍了就等于你不是中国人了,在国内就基本上什么都做不了,没办法办银行卡,电话卡都买不了,”他说道。“能不回去吗?而且,现在(缅甸)这边店都关了一半。”

“现在回去说是可以宽大处罚,罚个款就可以了,主要就是偷渡的事,应该是不用坐牢,”他补充道。

最初很多地方当局都给这些人设定了6月底之前回国的最后期限,但因为疫情也不得不延迟。

另一名在邦康(Pangkham)的中国人“阿黄”则表示,当地大部分从中国前来的务工者“基本上都准备走了”,即使“要花不少钱”。邦康位于缅甸掸邦北部,由少数民族武装佤邦联合军(UWSA)控制。

“要回来的话,要先在缅北这边隔离5天,然后进入国门之后,在云南勐阿那边隔离14天,再去第三个(最终落脚)地方隔离7天,所以一共要隔离26天,”他对BBC说道。

“阿黄”表示,此趟归程至少要花费人民币一万元(约1540美元),包括570元的核酸检测费用,以及1000元的罚款,但他也认为“没有其他选择”。

他补充说,去年可能是由于中国警方通过定位手段监测到自己的微信账号在缅北登陆,因此微信账号遭到封禁,现在“做任何事都不方便”,不如回家寻找其他赚钱方法。

劝返

中国多地从今年开始严厉打击电信诈骗活动。电信诈骗是一种通过电话或网络,编造虚假信息冒充警方,或以投资、贷款、刷单等名义进行诈骗的方式,近年来在中国相当猖獗,当局指,很多诈骗团伙的"窝点"在缅北地区。

与若开军(Arakan Army)或克钦独立军(KIA)等缅甸其他地区的反叛武装类似,中缅两国边界附近的很多城镇处于诸如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或佤邦联合军等武装的控制之下。

缅北地区的小勐拉街头,中文标牌随处可见。

统治这片区域的军阀很多是缅甸共产党的前成员,如今当地的一切也看上去更像中国,而非仰光或内比都。例如,这里流通的的货币是人民币,语言是汉语,基础设施比如电力、移动通信用的也都是中国的,甚至一些地方还使用北京时间。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抱着淘金梦想,在主动或被骗的情况下,通过偷渡的方式前往这片并不发达的“法外之地”。据中国媒体报道,一些人随后遭到非法拘禁、敲诈甚至强迫卖淫,更多的人则从事起了诈骗或赌博等违法活动。

今年2月,中国北部城市银川的警方称其破获一起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诈骗集团长期盘踞在缅甸掸邦的勐波镇(Mong Pawk),通过“网恋”的名义进行诈骗,成员有130多人,受害者达4800余人。

中国当局决定加大对偷渡前往缅北人员的打击力度。在一则号召大家前往缅北的配音视频在抖音上走红后,中国共青团中央今年3月警告称,“别被忽悠着去缅北了”。

今年5月初,中国公安部长赵克志前往孟连口岸视察,强调要严密边境口岸出入境管理,并“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跨境赌博、制毒贩毒、走私偷渡等跨境违法犯罪活动”。随后,中国多地陆续发布文件,要求前往缅北的人员立刻返回。

例如,江西省修水县公安局在6月1日发布公告,敦促“滞留缅北及境外从事违法犯罪修水籍人员”尽快回国。公告称,如果主动联系警方报备,将可以从轻处罚,拒不回国的则将被从重处罚,包括其家属在入党、参军、考录公职人员时都将受到影响。

同日,广西自治区宾阳县公安局也发布公告,称有34名宾阳籍人员“长期失踪”,要求这些人在15日之内前往公安局核实身份信息,否则将被列为失踪人员,注销户口。

一些地方甚至采取了更加严厉的措施。在福建省漳平市,当局警告偷渡前往缅北人员如果逾期不回,其子女将被幼儿园和中小学退学,其用赃款盖的楼房将会被强制拆除。

中国媒体的报道画面显示,还有执法人员赴偷渡缅北人员家乡,在其住宅门上喷涂“诈骗可耻”的标识,并切断电源。

防疫压力

缅甸曾一直保持着较低的新冠病例数字,但自Delta变异毒株在该区域流行后,感染人数迅速攀升。周日(7月11日)该国报告了3400多例新病例,而5月初每天还不足50例。

疫情也扩散到了缅北的地方武装自治区域。7月8日,缅北以华人为主的果敢(Kokang)出现了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死者是一名中国籍支教教师。

疫情的恶化让中国当局希望在缅北从事非法活动的公民回国的同时,担忧新冠病毒,尤其是Delta毒株再次传入中国境内。

本月初,随着与缅北城镇木姐(Muse)接壤的瑞丽市再次发现多例本土确诊病例,该市在7月7日宣布封城。这是该市一年来爆发的第四次疫情,也是第三次宣布封城。

官方媒体报道称,此次流行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与Delta变异株“高度同源”,也与“相邻境外流行株高度同源”。当局表示,将严厉打击偷越国境行为,严惩偷渡者及组织和协助者。

今年4月开始,瑞丽便据报在169公里的边境线设置了506个封控点,布置了3900余人,24小时轮流在边境值守,但由于部分地方出现确诊病例,而导致官方的口岸关闭,一些急于回国的人士铤而走险,选择翻墙回国。

网络上流传的影片显示,多名男子试图攀爬铁丝网进入云南瑞丽。铁丝网上挂着的标牌写有“姐告前线作战指挥部自首点”字样。

今年6月,云南瑞丽公安局还抓获了一名通过“挖洞”偷渡入境的人员。

Tags:

    广告招租